【特别报道】王兴和马云的战争

3月28日晚上,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一则《专访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的文章,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提及的马云所谓的“诚信问题”是,当年的支付宝剥离事件,互联网行业人士都很熟悉,无须赘述,仅仅从标题来看,王兴对马云的恶意跃然纸上——差不多都快十年的事,却被旧事重提。

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同时是阿里事实发言人的王帅第一时间回应称:

“企业领导人的境界格局决定了企业的未来。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阿里巴巴在全球范围内一定会遵守法律规定,哪怕和某些法律有不同观点和看法。阿里巴巴为当时的支付宝决定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赢得了新老股东和董事的尊重和支持,至今当年的董事和股东依然在今天的阿里巴巴董事会上开心异常。”

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快清晰:不过是一则标题党引发的惨案。

标题党引发的惨案

彭博社这一期内容的英文版直译标题是《世界最大的外卖帝国》,报道主题是美团,记者对王兴进行了专访,在其中一部分,彭博社报道指出,王兴“调侃了竞争对手、前竞争对手、美国申博在线领袖,甚至他自己。”正是这一环节,王兴说出了引发阿里不满的言论,原文如下:

阿里巴巴的马云一直是他的特别关注对象。“我仍然认为他有诚信问题,”王兴表示。他说马云在未获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剥离了其数字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此事对中国商界领袖在全球的声誉造成了持久伤害。那件事发生在2011年,在多数人眼中或许已是陈年旧事,但王兴并未抛之脑后。“他们想用谎言蒙混过关,甚至想让政府部门背锅,说是政府强迫他们这么做的。这并非事实,”他说。“我认为那件事的影响至今都被低估了。”

本来是一个正常不过的专访报道,然而却因为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将标题改为《专访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引发轩然大波,如果王兴只是在采访中点评了一下,自然不会引发什么关注,毕竟这篇稿子此前,并没有传播开来。

在新媒体时代,这是很常见的“手法”:将文章中最抓人眼球的话,而不是主题作为文字标题,这一点已停止运营的“咪蒙”更是驾轻就熟,然而这样做的问题就是很容易误导读者。BT商业申博在线(微信ID:bttimes)发现,不少媒体人对于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的做法很不认同,比如《腾讯没有梦想》一文作者,“乱翻书”创始人潘乱就表示:

“这是彭博王兴专访的英文标题,世界上最大外卖帝国,副标题也跟内容很搭。彭博中文版那个故意挑事的标题,相当于是直接陷害了采访对象,压根不是国际大刊该有的水平,非常下三滥,极其掉价。”

这不是王兴第一次公开点评马云,美团和阿里正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交手,两者也曾有过很多交集。

马云王兴的恩怨

2010年,刚满31岁的王兴开始他的第三次创业,前两次创业都采取当年流行的C2C模式:硅谷什么火,做什么。借鉴Facebook的校内网卖给陈一舟被后者改为人人网,曾有挑战腾讯的梦想,现在却早已被玩坏;饭否遇不可抗力因素未能成为中国的Twitter,今天却奇迹般地活着,成为王兴和他的朋友们的玩具。第三次创业依然是C2C,王兴瞄准了团购鼻祖Groupon推出了美团。

在千团大战掀起的中文互联网第一轮烧钱大战中,王兴意识到了资本的重要性,当时最有钱的是BAT,BAT这一说法也是从当时开始流行。

2011年的马云刚好度过支付宝风波,然而当时阿里也遭遇水逆,B2B网站欺诈门又将阿里推上风口浪尖,马云不得不“挥泪斩卫哲”,一些受牵连的创业元老被降级,做起了副业,副总裁吕广渝和干嘉伟被分别派去接手考察投资团购网的任务,吕广渝被派去考察窝窝团,后来阿里成功投资,吕广渝成为COO;干嘉伟负责拉拢拉手网,进展相对缓慢。

阿里当时做法也是“赛马制度”,美团在B轮融资时阿里也想要参与,干嘉伟去对美团线下进行调查,与王兴接上了头,经历过多次沟通后,王兴成功将干嘉伟从阿里挖到美团,阿里也顺利参与进美团B轮融资。干嘉伟江湖人称阿甘,来自阿里B2B最早最核心业务:中国供应商,其销售团队被称为“中供铁军”,是中国互联网地推行业的标杆,牛人辈出,最知名的是滴滴CEO程维。

前面提到的与干嘉伟一起被“下放”的吕广渝也是中供早期骨干,加入窝窝团后,又先后成为安居客和大众点评COO,随着点评与美团合并,一度成为王兴麾下一员大将,担任美团点评到店综合事业群总裁,2017年创业做起了无人货架猩便利,江湖还是这个江湖。

团购是O2O模式的先行者,地推是核心能力,干嘉伟加入美团后,帮助其建立了与中供媲美的地推铁军,而王兴本人对持久战也十分擅长,将成本控制到极致,2012年美团已成市场第一,在千团大战后期,王者之气已十分明显,这促使阿里巴巴放弃赛马策略,重点扶持美团,甚至关掉“亲儿子”口碑网,将淘宝流量开放给美团。

同一时间,腾讯与Groupon一起打造高朋,没有成效,后来再投点评;百度后知后觉,2014年完成对人人网孵化的糯米全资收购,有了一张王牌。团购大战此时已接近尾声,BAT会战清场,在2014年美团年会上,王兴直接定调:“2015年是O2O的决战年”,美团决战的弹药补给,依然有阿里一份贡献——2014年5月,美团C轮拿到3亿美元阿里是投资方之一。

然而,阿里谋求控制的投资风格与王兴不甘人下的创业理想,出现了越来越显著的矛盾,王兴不愿意美团成为阿里整个商业生态的一部分,然而阿里战略投资的风格就是让被投企业成为自己商业生态的一部分,王兴也在公开场合称阿里并没有给美团多少扶持,反而一直想控制美团。

就像恋人、亦如父子,阿里的掌控欲愈强,美团的摆脱欲就愈浓。现在回头来看,2015年是美团和阿里彻底分道扬镳的一年:腾讯通过多轮投资,打包点评的方式,一步步成为美团大股东,将美团从阿里系拉入腾讯系,今天微信九宫格已有三个是美团了;意识到美团不可控的阿里,则与蚂蚁金服共同注资60亿元与多年前投资的拉手、窝窝团一起重启口碑,为几年后的战争布好了局。

当爱已成往事

阿里谋求掌控没错,腾讯更加开放也不见得就更好,不过是投资风格不同。阿里务虚、腾讯务实;阿里投远、腾讯看近,有人说腾讯偏同行风,阿里则是战略投资;阿里掌控、腾讯放开;阿里整合、腾讯连接,所以腾讯收获的上市公司非常多,阿里虽然没有收获多少上市公司,整个生态却越来越大成为巨无霸,电商分析师李成东甚至指出:这些年,阿里投资收益率要比腾讯高。

阿里一直都强调中心化、而腾讯越来越信奉去中心化。张勇说阿里是商业操作系统,这意味着旗下公司是“组件”,被投公司是“插件”,大家一起在操作系统协同下,给客户和用户提供服务。马化腾说腾讯是连接器,被投公司甚至自家不同事业群,都保持相对独立。

美团的战略,王兴的性格,更适合腾讯的风格——虽然嘴上不说,但美团是不会甘心成为任何互联网巨头的“棋子”的,对标亚马逊的美团想说的是“我即巨头”,跟后来加入阿里的UC董事长俞永福当初的愿景一样“要做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王兴与腾讯的合作,无非也是拿巨头的资源,做自己的事儿。

恋人分手往往不是因为对错,而是合适与否,阿里和美团分道扬镳,就是因为不合适。只不过,相对于阿里对美团这位“ex”缄默不言不同,王兴似乎对此耿耿于怀,且乐于将其分享给所有人,此前,王兴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就曾直言:“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它他们各方面做的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重他。”好在《财经》有低线,标题是《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而不是《对话王兴:阿里有低线一点,我会更尊重》。

未来的战争

商业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尽管在美团最困难的时候,正是阿里拿着钱,干嘉伟带着人,才成就了美团;尽管美团在O2O大决战的时候,能够将百度系糯米和腾讯点评斩落马下,也离不开阿里的弹药支持。但是,今天美团将不可避免地与阿里大动干戈。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中,王兴表示贝索斯是其榜样。亚马逊“无限扩张”理念被美团奉为圭臬。从1997年上市开始,贝索斯就20多年如一日地通过公开信方式,向投资者阐述“长期至上” 的理念,亚马逊确实是这样做的,坚持以利润换规模,这一理念被应用在美团的业务中,2018年美团净亏损1155亿元,换来的是美团成为“世界最大的外卖帝国”、酒店间夜量排名行业第一(Trustdata报告)、将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摩拜收入囊中,作为大股东的猫眼娱乐成功上市,占据在线电影票务市场60%的份额,以及在新零售、餐饮SaaS等领域不断扩张,最新动向是美团买菜进入北京。

王兴曾表示:

“如果不开拓新业务,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后规模盈利,但我不认为短期赢利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美团的扩张被王兴描述为T型战略,以吃这一高频入口切入更多垂直场景,先是从吃切入到吃喝玩乐,再从吃喝玩乐切入到吃穿住行,上市前美团新的愿景已是Eat Better,Live Better,就“Live”的描述来看,就是一个足够宏大到可与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相提并论的愿景。

Live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涉及的领域实在太多,而每一个领域,都能在阿里找到对标业务,因为后者一边希望给用户提供一站式生活,一边希望让天下没难做的生意。

新零售战略的落地将决定阿里未来二十年的壮大空间,阿里会从卖货平台变为消费的平台,从连接人与商品,变为连接人与消费,如吃喝玩乐住行游学医等,这些行业都在拥抱新零售,都在一步步成为阿里的重点业务,特别是外卖、酒店、餐饮等生活服务。阿里新零售战略启动以来将最多的钱投向了新零售场景,即线下零售场景中,线下零售场景又有相当一部分承载生活服务。

今天,本地生活服务已成为阿里不能输的战争,这意味着其与美团竞争将日趋激烈。在复活口碑后,2016年阿里又吞下饿了么与新口碑合并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再加上盒马鲜生、飞猪、淘票票和哈罗出行,一个狙击美团的阵型已形成。

而美团在原有的外卖、到店、酒旅、娱乐和摩拜外,也已推出掌鱼生鲜、小象生鲜、同城闪购以及美团买菜等新零售业务,全方位和阿里对垒。

从现状来看,要打赢与阿里的这张战争,对美团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完成的任务。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赴港交所IPO,最新市值386亿美元,不到阿里4607亿美元的十分之一(还不包括蚂蚁金服)。美团点评的生态体系相对于阿里而言基础稍弱,比如就支付以及金融服务而言,阿里就有蚂蚁金服这张王牌;再比如阿里旗下阿里云不只是有真金白银的贡献,也给阿里提供了足够强的IT基础设施支撑,让其可以游刃有余地迎接AI、IoT、5G以及别的什么技术浪潮。

不容忽视的是,美团背后有腾讯,美团被业界视作是腾讯狙击阿里新零售的代理人,然而既然美团是一家“不受掌控”的企业,与腾讯的整合协作力度自然会十分有限,而且腾讯在新零售(腾讯的说法是智慧零售)上,依然按照惯例采取赛马制度,美团外,除了嫡系微信,还有京东、拼多多、同城艺龙、蘑菇街等等一众合作伙伴。

正如笔者此前所言,新零售决定美团的未来十年:

“十年后,美团点评如果能够在新零售赛道有所作为,将从阿里主导的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参与新零售收割的重要玩家。”

阿里成立集团军瞄准美团,跟微信重视抖音一样,是“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是否能战胜阿里,对美团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十年后,阿里会很大,美团在与阿里的竞争中也会变大。

2007年,阿里巴巴B2B第一次上市,马云走上人生第一个巅峰,志得意满,上市前夕,马云放出豪言:“我打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尽管小道消息出品人冯大辉在知乎表示,马云当时还有下半句:“打着显微镜才能找到”,但这些年阿里巴巴确实是独孤求败,风清扬或许也高处不胜寒。

曾经人们都以为京东是最有机会挑战阿里的公司,现在王兴似乎要接棒刘强东成为马云望远镜中的对手,这,或许才是王兴不断点评马云的另一层隐喻。

然而一个客观事实是,2018年马云就已宣布2019年将正式退休,接招王兴挑战的,只能是张勇了。【责任编辑/李小可】

(原标题:王兴和马云的战争)

来源:罗超频道

申博太阳城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特别报道】王兴和马云的战争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