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再抬头 从叫停到试点的“网约护士”你敢约吗?

2019年2月26日下午6点,在从北京一所公立医院下班回家的路上,陈敏像往常一样,逐个点开申博开户上的三个网约护士APP,借此寻找“赚外快的机会”。

抢单也是个技术活,紧俏的预约单往往包含着“距离近、护理基础、患者年龄在80岁以下”几个因素。浏览过了长长的、不断蹦出来的预约信息后,陈敏抢到了28日的一个基础输液的预约单。“预计坐20分钟地铁就能抵达,算是个好单子。”她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接单后,陈敏给预约服务的用户打去了电话,叮嘱可能需要准备的药品等注意事项,并约定两天后上门服务。服务后,一百多元服务费便能到账。

2019年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确定在北京市等6省市进行“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试点时间为2019年2月至12月。网约护士模式首次在政策层面上迎来支持。

陈敏感受到了网约护士背后的热度。近一两个月,好的单子似乎越发难抢到了。在她看来,注册的护士越来越多,是好单难抢的原因之一。一如陈敏所言,在政策的鼓励下,兴起于2018年的网约护士,现在开始更多地出现,并拓展到全国各地。

市场需求

在试点方案发布的当天,来自湖南省株洲市的王芳就注意到了这则申博。她的父亲脑出血瘫痪在家,经常面临比如胃管脱落或者吸痰等的小问题,如果有护士上门服务,全家人就不用折腾到医院去。遗憾的是,王芳的城市并不在试点范围,也没听说过株洲市有网约护士APP。

中国的注册护士虽然数目庞大,但如果考虑到人口基数的问题,在满足居民需求上仍面临压力。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380万人,每千人口护士数为2.74,这与欧美发达国家每千人拥有5名护士的比例相比,仍相去甚远。

与此同时,对于护士需求较高的老年人口也在不断增多。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超2.49亿,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7.9%,老年人口数量首次超过0-14岁人口数量,老少比迎来历史性拐点。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已超4000万人。

在应对老龄化,尤其是满足类似于王芳父亲这样失能、半失能人群照护需求的背景下,利用“互联网+”盘活放大护士的服务能力成为关键一步——网约医生应运而生。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要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在医疗、养老等多领域推进“互联网+”进程。在试点方案发布的第二天,国家卫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此次“互联网+护理服务”,主要聚焦在满足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的医疗护理需求。“医护到家”是最早一批进入网约护士平台的APP之一,其执行总裁王雨飞向经济观察报介绍,截至2018年,平台已覆盖330多个城市和地区,平台注册的护士数量近6万名,全国服务的总人次约七百万。“2015年年底进入市场,也是借着老龄化带来的养老护理需求与共享概念不断传播的机遇,并且护理是长期的,越来越多的患者使用我们的APP,市场发展潜力巨大。”王雨飞说。

争议中前行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利用下班时间兼职网约护士起,陈敏已经接了两百多单。“刚开始也不知合不合规,周围同事也没人做过,我也就一直没敢跟周围的人提起。但现在我对于提供网约护理,已经是驾轻就熟,身边的同事也开始在网约护士平台上注册。”陈敏介绍,除了输液,网约护士还能提供静脉采血、术后护理等多项家庭护理项目。普通护士在医院能做的,网约护士平台几乎都能提供。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预计到2020年我国联网医疗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00亿元。在巨大的市场规模下,从2017年底开始,国内十余个“网约护士”平台悄然上线。

只是,“网约护士”一直在争议中前行。2017年3月,上海市卫计委就曾明确表示,护士与网约平台签约涉嫌违规执业。

前述试点方案指出,护士不以个人身份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而是与互联网企业和医疗机构合作;上门护理服务应划定服务项目和范围。“网约护士平台是否已与医疗机构达成合作协议,平台上的网约护士是否均来自于合作的医疗机构”成为争论点。

2019年2月28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多个网约护士平台客服,多位客服表示平台护士来源主要有两类,一是公司自己开设的医疗机构的全职护士;二是各大小医院的在职护士个人注册在平台的兼职护士。

医护到家执行总裁王雨飞对经济观察报介绍:“平台上的护士来源即以上两类,公司是互联网平台,《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平台需要依托于医疗机构派单,我们在2017年建立了自己的医疗机构-护理站。同时,我们也在跟大型医疗机构、社区卫生中心等不断探索合作模式,希望未来有更多政策支持,促进居家护理工作的开展。”“互联网+医疗”的安全性也一直是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

此前出台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都将网络问诊限定在复诊、有实体医院支撑等框架之内,强调网络诊疗的质控问题。而此次出台的试点方案,也同样将安全摆在首位。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解读该方案时强调,试点最关键环节是两个安全问题,一是护士人身安全,二是医疗安全。

在采访过程中,多个网约护士平台客服表示,护士提供的只是基本的技术操作,没有开药、带药等权限,护士需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来。如果存在护士操作不规范或者服务态度不好的问题,可以随时拨打客服热线投诉。

王雨飞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如果发生护士与患者纠纷,首先是患者的家属跟护士协调,当协调不了的时候,平台会介入;护士接单后,会给护士、患者双方购买意外险等相关保险;与此同时,平台还成立了专业的医生和护士组成的医学风控部,负责审核护士资质及用户提交的订单,审核订单中会严格把控风险;护士上门后,如发现患者不满足居家护理的要求,护士也有权拒绝此订单。”

网约护士的未来

对于平台未来的发展路,王雨飞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公司成立到未来发展,肯定会有一系列的问题,不同阶段遇到问题也不一样,比如现在,就有用户觉得价格过高。如普通的换纱布,街道医院可能需花费20元左右;在平台上,包括上门服务费,总共需一百多元。王雨飞对此解释,患者前往医院花费的时间、路费、停车费、甚至还有子女请假陪同的误工费,都是消耗的成本,已经远远超出护士上门的费用,最重要的是,很多患者的身体情况经不起奔波。

王雨飞认为,毋庸置疑的是,网约护士平台上的很多用户能从中受益,体会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他希望,网约护士后期发展过程中,医保或者长期护理险可以介入,这样用户就会觉得既方便又比较便宜。

对于网约护士个人来说,陈敏则担忧,随着网约护士规范化的发展,自己所在医院如果未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她可能会失去这份兼职工作。但同时她也满怀希望:“用户需求那么多,我也有足够的资质,相信未来一定能成为一名合规的网约护士。”【责任编辑/林羽】

(原标题:从叫停到试点,“网约护士”你约不约)

来源:经济观察报

申博太阳城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共享经济再抬头 从叫停到试点的“网约护士”你敢约吗?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