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晨报】500亿市值灰飞烟灭:一代妖王全通教育的末路狂欢


作为一代股王,上市16个月,全通教育市值封顶,达到535亿元,股价力压茅台,为沪深两市之冠。作为一代妖王,全通教育连熊3年,2018年年底市值不足40亿元,缩水九成以上,外加14亿元商誉,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如痴如醉的炒作之后,一众股东、高管套现30亿元,全通教育如何收场?

- 1 -

一代股王,横空出世

研报水平之差、挖‘坑’水平之高,安信证券为最。

2016年4月18日,安信证券发布研报,给予全通教育‘买入-A’评级,目标价84.7元,目标涨幅10%。在安信证券‘力劝’韭菜买入之后3个月,全通教育开始断崖式下跌姿势,两年时间最低下探到5.50元。

如果按安信证券的‘指导’进行‘价值投资’,韭菜们早已魂飞魄散、倾家荡产。

当然,看多全通教育,并非安信证券的首创,安信无非是鹦鹉学舌、随大溜。从2014年1月上市第一天起,号称‘背后站着五个大佬’、沪深两市唯一一只教育股的全通教育,上市第一天便顶格涨停,收报44.31元,涨幅46%。此后,全通教育一骑绝尘,一路走出‘快牛’行情。

2015年1月27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拟以现金+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在线教育平台继教网、西安习悦100%的股权。至少三支浙江游资敢死队接力扫货,全通股价一飞冲天。3月,全通股价超越茅台,成为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

2015年4月10日,全通发布2014年财报:平台注册学校从4.4万所增长到4.8万所,注册用户从2500万增长到到3500万,一年内用户增长40%。在并购信息、年报、各路‘研报’的利好推进下,炒作全通,达致沸点。

同年5月13日,在接连4个涨停之后,全通以424元开盘,创下467.57元的‘股王’神话。5月18日,全通市值登顶,达到让人瞠目结舌的535亿元——而16个月前,全通上市,市值不过20亿元。

2014年,全通上市首年,营收仅为1.72亿元,净利润0.45亿元。股价却赶超一代‘股王’茅台,让全天下的‘价值投资者’,情何以堪。2015年,通过并购,全通实现营收4.39亿元,利润9360万元。如何支撑535亿元的市值?

- 2 -

校讯通,一个数学老师的逆袭

1996年,互联网创业大潮初起之际,广东中山一所中学25岁的数学老师陈炽昌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辞职创办中山恒晋计算机网络技术公司。几年打拼,第一次创业失败。

在上市公司中山公用打工几年之后,2002年,陈炽昌二度下海,从代理计算机软、硬件开始,拿到中山移动的大单,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2005年,中国移动全力推进校讯通业务,陈炽昌创办全通教育,承接校讯通开发、运营,在广东移动的扶植下,业务越做越大。

校讯通,即是以短信、彩信的方式,实现‘家校互动信息服务’,业务简单,却十分赚钱。2009年,全通教育的校讯通业务收入6150万元,第二年又飙升50%,达到9500万元。2010年,全通股改,并在次年引入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3000万元、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2000万元的PE资金,启动上市征程。

中泽嘉盟的股东,即使传说中的‘五位大佬’,分别是新东方的俞敏洪、分众传媒的江南春、亚信申博在线的丁健、道富基金董事长桂松蕾,以及担任中泽嘉盟董事长的‘小灵通之父’、UT斯达康创始人吴鹰。

不过,俞敏洪一度公开撇清与全通教育的关联,通过微博声称与全通无股东关系、不占任何股份。吴鹰则为全通上市前后奔走,上市之际出现在敲钟的现场。

有了PE、大佬加持,全通教育在2011年7月,快速通过上市申请。2014年1月,在IPO停摆一年之后,全通教育成为IPO恢复之后首批5家获准上市的公司,如愿以偿进入资本市场。

上市之际,全通教育实际就一个业务——校讯通,来自单一最大客户广东移动的业务占了营收八成。而此时,随着微信的普及,校讯通已然日薄西山,增长乏力。2013年,全通的净利润4200万,比上年减少4%。

质疑声中,全通上市成功。一个数学老师两次创业,18年修炼,逆袭成功,终成正果。2016年,在人生‘故事’的巅峰,陈炽昌一把给清华大学捐款1亿元。

- 3 -

一路买买买,告别校讯通

尽管出身数学老师,陈炽昌却是一个概念包装的高手。上市之初,陈炽昌即已明白,依附在中国移动的校讯通,面对微信的冲击,既做不大,也玩不长远。

在招股说明书、2014年年报上,校讯通被包装成教育信息服务运营、教育信息服务平台两大产品线,全力推进在线教育转型,力图把校讯通会员,转化为全课网用户。

2015年年报显示,全通一口气收购9家公司,合计的净利润8900万元,占上市公司当年净利润的77%。与此同时,原有的两大产品线改造为家校互动升级、EdSaaS、学科升学、继续教育四大业务群。2015年底,全通增发15亿元成功,完成继教网、西安习悦的并购。

通过并购,一方面做大业务规模,提升利润水平,另一方面,实现从校讯通到在线教育、多元化发展的转型。全通的思路,似乎十分清晰。

而实际上,校讯通仍为全通业务的主干。2016年年报显示,在当年的9.8亿元营收当中,校讯通占比61%,继续教育(幼教、K12师资培训)占比34%,学科升学业务占比仅为2%。

一无技术,二无品牌的全通,只能靠并购‘吃胖’自身,靠包装‘提升’自身,大公司的股价,小公司的‘身板’,很快便从535亿市值的最高点山崩一样下跌,全无抵抗之力。

2015年7月,在全通首次大跌之际,陈炽昌发出‘兜底式增持’的公告,号召员工增持股票,忽悠韭菜不要抛售。事实上,陈炽昌只增持1000万元,其他的股东则23次减持,套现金额18亿元。其中,吴鹰的中泽嘉盟套现7.9亿元,4年内增值N倍,赚得满盆满钵。

- 4 -

减持,再减持,实控人慌不择路

2017年2月13日,陈炽昌、林小雅(其妻)的首发限售股解禁。4天后,陈氏夫妇忙不迭地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4%,合计套现2.7亿元。2018年3月、5月,陈炽昌又两次减持。由于2017年的减持在业绩预报之前10日,陈炽昌、林小雅一度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6月起,全通股份的一众股东、高管共减持套现30亿元。恰成对照的是,全通教育的总市值从535亿元的最高点,跌落到2018年底的不足40亿元。作为国内A股第一‘妖股’,全通果真名不虚传。

2017年年报,全通教育营收10.3亿元,同比增长5.5%;归属净利润6600万元,同比下滑36%。2018年三季报,全通营收4.6亿元,同比下降32%;归属净利润为595万元。

上市以来,全通累计募资19.6亿元,累计净利润3.2亿元,历年收购积累13.9亿元商誉,占比总资产51%。如此惨淡的基本面,很难想象这曾是一家市值535亿的两市‘股王’。国内A股,真是创造‘神奇’的地方。

即使在股价的低位,实际控制人陈炽昌仍在减持套现的路上,一路狂奔。2018年11月,陈炽昌与中山国资委下属的中山教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5.97元/股的价格转让全通5.18%的股份,再次套现1.96亿元。

在传习邦看来,从一代股王,到一代妖王,全通教育业绩下滑,前路未卜。但这也只是国内A股的一个缩影。【责任编辑/古飞燕】

(原标题:500亿市值灰飞烟灭:一代妖王全通教育的末路狂欢)

来源:传习邦

申博太阳城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四晨报】500亿市值灰飞烟灭:一代妖王全通教育的末路狂欢
昔日股王全通教育股价跌掉9成 凶猛并购踩雷商誉减值
股王全通教育曾高达467如今不足7元 高管三年减持9亿
全通教育老板股权质押98%或爆仓 股价曾超茅台 3年蒸发500亿

精彩评论